精彩小说尽在光影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古代言情 > 精品选集丑妃太彪悍,踹了渣男勾皇叔

精品选集丑妃太彪悍,踹了渣男勾皇叔

青青凡鸟著

古代言情连载中

古代言情《丑妃太彪悍,踹了渣男勾皇叔》,是作者“青青凡鸟”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墨君夜沐卿言,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沐卿言再次睁眼,已经成了将军府的废柴嫡女。因为相貌丑陋,未婚夫四皇子嫌弃她,还跟她的妹妹暧昧不清。皇后生辰宴上,一道圣旨下来,丑丫头无端端成了睿王的王妃。未婚夫一脸懵:他这是被自己的皇叔抢婚了??睿王,风国鼎鼎有名的战神王爷,多少春闺少女的梦中夫君,为什么偏偏看上一个丑丫头!墨君夜:本王的王妃,自然是全天底下最美的女子。未婚夫:呵呵,您怕不是眼瞎?直到有一天,看到沐卿言真正的容貌,仙姿佚貌,倾国倾城......未婚夫肠子都悔青了。男人试图挽回,却被她一脚踹开:滚蛋,回头草狗都不吃!...

主角:墨君夜沐卿言更新:2023-12-15 09:24:33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叫做《丑妃太彪悍,踹了渣男勾皇叔》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青青凡鸟”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墨君夜沐卿言,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此事张恒不仅压了下来,甚至还找让人废了那两名少女的爹娘,依我看,这张恒树敌无数,十有八九是被仇人害死的。”这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沐卿言在府上是没有地位,架不住张家父子太过明目张胆,这件事不过是他们父子俩行恶的冰山一角。“你胡说!”张铭气得脸色煞白,死死瞪着沐卿言,明明受伤的人是他,反被沐卿言倒打...

《第3章》精彩片段




沐卿言一脸无辜:“爹,我正要去见您,这张铭仗着我们沐将军府的名头,在外面强抢民女,我这不是替您教训他么?”

张铭一怔,为何这女子会反过来污蔑自己?

看着满地狼藉的张铭,沐衡勃然大怒:“你今天在哪里?你这一身,又是怎么回事?”

“今天是爹的寿辰,女儿本来是想出府去买些爹最爱吃的点心,可巧路经睿王府时,看到有个鬼鬼祟祟的人,我便想办法将此事禀明了睿王。”

“协助睿王府抓住了那个可疑的人时,不小心弄脏了衣衫,便和睿王借了一套,不信您可以去问睿王,这把剑,就是睿王殿下作为答谢赐予女儿的。”

“放屁!睿王府是你想进就能进的?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杀了张管事?”

沐卿言露出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我没事为何要杀他?”

张铭顾不得双腿的疼痛,怒斥,“大小姐不要再装糊涂了,你分明是想和我父亲行苟且之事......”

“爹,我好歹也是皇室的准儿媳,若非脑子进水,会和一个小小的管家幽会?张铭这般口无遮拦,简直是居心叵测!”

沐卿言就像是在闲聊一般,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瞥了张铭一眼,带着些毫不掩饰的嘲弄与讽刺。

“没有证据就胡乱给我扣上这帽子,这事要是传出去,我的名声倒是小事,将军府可担当不起。”

沐衡被这一敲打,才恍然大悟,没错,沐卿言再不堪也是他的女儿。

就算不顾她的死活与名声,一旦事情败露,哪怕只是流言蜚语,于将军府而言,都是颜面扫地。

沐卿言见沐衡没出声,便乘胜追击,“我听闻,前段时间张铭打着将军府的名义强掳了两位少女收入房内。

此事张恒不仅压了下来,甚至还找让人废了那两名少女的爹娘,依我看,这张恒树敌无数,十有八九是被仇人害死的。”

这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沐卿言在府上是没有地位,架不住张家父子太过明目张胆,这件事不过是他们父子俩行恶的冰山一角。

“你胡说!”

张铭气得脸色煞白,死死瞪着沐卿言,明明受伤的人是他,反被沐卿言倒打一耙,他岂能甘心,

就算这强抢民女之事是他做的,那和他父亲被杀也是两回事,沐卿言这个时候拿出来说,未免也太无耻了!?

既洗清了自己的嫌疑,还让他父亲‘死得活该’!

“可有此事?”

沐衡眼神凌厉地环视了一圈。

众人面面相觑,久久没有人敢站出来回应。

张铭的脸已经没有半分血色,一半是疼的,一半死吓的。

“家主,你不要听她瞎说,我和我爹这一辈子行事光明磊落,从来没有......”

“闭嘴!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沐衡揉了揉被气得生疼的太阳穴。

今日此事,但凡有一个下人站出来否认,她都要将这个信口雌黄的女儿打到跪地求饶,可下人们清一色的态度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真是想不到,我将军府竟然会出了你这种货色,那张恒,仗着往日功劳骄狂自大,当真是罪该万死,来人,将张铭拖下去杖毙!”

众人吓得面色如土,不敢说话。

原都在等着看大小姐被训斥,结果竟是作威作福的张家父子一夜倒地。

转念一想,大将军向来把面子看得最重,这事就算真的是大小姐做的,思及更多,势必也不能定了大小姐的罪,叫人看了笑话去。

张铭这是碰到硬刺儿了!

待众人散去,沐衡面色阴沉地盯着沐卿言,“你给我老实点!”

沐卿言微微点头,一丝阴冷的笑容,在她的嘴角一闪而逝。

这沐大将军果然还是不信任她,不过还好,她并不在意!

今日顾及名节,她不能承认自己被扔到了张恒的房中,自然也不能拆穿沐思燕在她食物里下了软骨散之事,

不急,她有的是时间为自己讨回公道。

径直走回自己屋内,将身子浸没在洒满玫瑰花瓣的温水中,洗去一日风尘。

她今日真的太难了!

翌日。

“沐卿言,还不快滚出来?”

门外,墨凡气急败坏地冲着她的门扉大吼大叫。

一旁,沐思燕一袭素淡白衣,脸色苍白羸弱,似乎还沉浸在昨夜张恒惨死的惊吓中。

“凡哥哥,你别对卿言姐姐发火,只要你好好说,她会听的。”

“她会听?无论她是否与张恒幽会,杀人逃逸的嫌疑还未洗清,又故意打伤仆人,她若会听人说话,何至于到现在这种局面?”

墨凡有气无处撒了,本就看沐卿言不顺眼,若不是看在她母亲曾经救过母妃的份上,打死他也不会娶这种女子!

沐思燕病态的面容分明拂过一丝暗爽,又立刻藏好。

虽说这沐卿言传出这样的丑事,将军府难免会丢了脸面,但若是这点小牺牲能让贵妃娘娘对沐卿言彻底死心,便也值了。

想到这里,沐思燕装模作样地轻叹了一口气。

“哎,这回可真是卿言姐姐做得不好,不肯承认便罢了,偏偏还编出昨天去过睿王府的理由,这若是让睿王殿下知晓,那可就是把我们将军府也牵扯进去了......”

看着沐思燕那副眼眶噙着眼泪的可怜模样,墨凡心中的怒火更甚,刚要强闯,沐卿言的声音便从屋里头传了出来。

“废话少说,聒噪!”

听到她的声音,外面的两个侍女都是一怔,周围的侍女也纷纷低下了头。

里头那位怕不是脑子坏掉了?

她知不知道门外头站着的这位可是当今的四殿下?

墨凡脸色铁青,目露凶光:“沐卿言!”

房门这时被推开,沐卿言举步走了出来,伸手活动了一下四肢,声音平静至极,

“找我?”

沐卿言这张脸虽说是一脸斑驳,被冠上了‘京城第一丑女’的称号,可一个五官端正的人即使皮肤有点瑕疵,也不至于那么令人难以接受。

否则那张恒也不会起那色心。

只是这副尊容放在不缺美女的皇子们眼中,说是丑女都算是轻的!

沐卿言昨日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清楚,这个墨凡是怎么逼自己狠下心答应这门婚事的?

对于沐卿言这副慵懒的姿态,墨凡还是愣了一下,

这丑丫头何时变得如此胆大包天了?敢这么对他说话?

“沐卿言,昨天的事你不做个交代么?”墨凡的眉毛怒气冲冲地向上挑着,不屑于看眼前的丑女人一眼。

“该说的话已经和我父亲说过了,四殿下有何不解便直接去问我父亲就是,带着我这柔弱的妹妹来我房门外演戏是解决不了的问题的”

这一副不耐的模样,顿时让那张温文尔雅惯了的面庞燃起火来。

“你这个不嫌丢人的丑妇,就算要编理由也得打打草稿,睿王会让你这样的人进府?”

“看来你已经知晓事由了,那还来这里咆哮?”

“沐卿言!事由?事由就是你作为本王的未婚妻,却自甘堕落和一个丑陋的老头厮混在一起......”

“原来你还知道我是你的未婚妻!”沐卿言轻蔑地插嘴道。

“无凭无据的,你就随那群乱嚼舌头根的人这般诋毁自己的未婚妻,这不是在打你自己的脸?”

这种愚不可及的男人,不知道原主是怎么做到对他死心塌地,但凡让她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她必将这门婚事取消了。

沐卿言捋了捋耳边的碎发,这不经意的动作透漏着她无所畏惧的神态。

墨凡彻底失去耐心:“编这种蹩脚的不在场理由,就是在变相地承认自己撒谎,既然你死不承认,明日本王便向父皇禀明一切,让他将这门亲事取消!”

原以为会等来沐卿言跪地求饶的丑态,

不曾想却听见沐卿言一刻都不想拖延地回应:“好啊!”

终于进入主题了!

沐卿言心里鄙夷,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沐卿言,你这是在以退为进么?”墨凡眉凝纠结,语气里透漏出一丝烦躁。

若非这女人从小爱缠着他,就不会有如今这纸婚约,她好不容易得逞,又怎么可能那么干脆地说取消婚事就取消婚事,不过就是女人惯用的把戏罢了。

沐思燕早已满脸堆满了计谋得逞的笑容。

却不得不假惺惺地劝和:“卿言姐,我相信你也只是一时被蒙蔽了双眼,快向凡哥哥道歉吧,这一次你的确是做错了......”

“做错什么了?”沐卿言面无表情地打断她,眼里闪着寒冰。

沐思燕下意识地往墨凡身后缩了缩,继续道:

“管家的事先不说,你如今拿着一把剑,口口声声说是睿王送给你的,你知不知道,上一次编排睿王的人,都被灭了满门?

姐姐既是将军府的人,又是凡哥哥的未婚妻,你这样子得罪了睿王,他会怎么做呢?”

此言一出,墨凡才觉被重锤猛击了一下。

这该死的女人口若悬河,偏偏被编排的对象还是睿王,处理不慎只怕会连累了他这个四皇子,只恨他没有早点解除这层关系。

沐思燕壮了壮胆,一副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模样,转身走入沐卿言的房内,将那柄挂在墙壁上的剑取了出来,好言相劝道:

“睿王权倾天下,风度翩翩,风国无数少女皆倾心于他,姐姐产生了这样的幻想也实属正常,但是以后还是收敛着,

这把剑的事若是被有心人知道,我们将军府甚至凡哥哥也会跟着遭殃,姐姐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

三言两语,又将沐卿言往思春的方向推。

沐卿言秀眉轻皱,伸手想要去夺剑,可落在两人眼里,却是一副谎言被揭、惊慌失措的模样。

墨凡身为男人,自然忍受不了未过门的妻子一而再再而三挑战他男人的尊严,何況是一個他根本就看不上的女子,

一把夺过长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踩在脚下。

遂拎起沐卿言衣领:“沐卿言,睿王是何等人物,连太子殿下都要行礼喊他一声叔叔,给你一把剑?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做了那等不堪的丑事还敢扯上睿王爷做挡箭牌,你就等着被打死吧!”

沐卿言却不想再跟这些蠢货废话,

歪着脑袋低笑了几声,仿佛在说:你算个屁!

旁边的侍女们均是一脸诧异,对于沐卿言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也忍不住偷偷笑出了声。

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

“四殿下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站在我们睿王的剑上。”

一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沉默了。

来人竟是睿王府的禁卫军,半云!

墨凡整个人愣住了,他惊讶得像是头顶无端炸了个响雷。

震撼,无比的震撼!

小说《丑妃太彪悍,踹了渣男勾皇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

桂ICP备20230116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