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光影小说!手机版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全文完结开局缅北:只会练蛊的我害怕被噶

全文完结开局缅北:只会练蛊的我害怕被噶

于怀山著

都市小说连载中

小说《开局缅北:只会练蛊的我害怕被噶》,是作者“于怀山”笔下的一部​都市小说,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应怀宽周远,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应怀宽,新时代三好青年。因为错信高新招聘,被公司团建到了缅北。什么?你说这儿是三不管地带?嘿嘿,其实,我会炼亿点点蛊。...

主角:应怀宽周远更新:2023-12-06 22:16:08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开局缅北:只会练蛊的我害怕被噶》,是作者大大“于怀山”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应怀宽周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屠杀是个漫长的过程,但当两个生产逻辑完全不同文明相互碰撞时这一过程会被加速。譬如阿兹特克帝国的战士面对大洋彼岸的火枪手,帝国毁于一旦,勇士手中的黑曜石剑无论如何也没法劈开铅制的弹丸。而成片的弹幕在战场上几乎按照规律收割着美洲诸多帝国的武士。应怀宽就这么坐在原地,他不在乎自己的相貌暴露在摄像头之下,也...

《开局缅北:只会练蛊的我害怕被噶第4章 恶人磨恶人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他身前六个民兵顿住了身形, 除了一个退后半步站到了他身后之外,其他几个倒霉蛋都像是失了魂魄一般。

五种毒物纷纷爬上了他们的躯壳,有些直接用口器在血肉上撕开通道钻进去、有些则是干脆利用七窍中的某一个直接钻进去。

这一幕着实有些瘆人,更瘆人的是。

这五个人、这五个还在呼吸着的人,居然没有哪怕一点神情上的变化。

就好像他们是五具还能呼吸的尸体一般。

阴冷的气息在他们五个身上炸开,枪械被他们丢在地上,这场冲突也终于从局部战争变成了屠杀。

被蛊物占据了身体的民兵完全变成了生化武器,他们的吐息、血液、甚至就连汗水都带着极为致命的毒素。

屠杀是个漫长的过程,但当两个生产逻辑完全不同文明相互碰撞时这一过程会被加速。

譬如阿兹特克帝国的战士面对大洋彼岸的火枪手,帝国毁于一旦,勇士手中的黑曜石剑无论如何也没法劈开铅制的弹丸。

而成片的弹幕在战场上几乎按照规律收割着美洲诸多帝国的武士。

应怀宽就这么坐在原地,他不在乎自己的相貌暴露在摄像头之下,也不在乎有没有人在暗处打冷枪。

虽然按照资料,他应该只有这五种蛊,但那是十八年前的资料了。

谁知道他现在身上有多少种蛊?

就算这个死胖子真的安安心心的当了十八年肥宅。

可那是十八年,不是三年不是五年更不是十年而是结结实实的十八年。

足够让兄弟阋墙的十八年,足够让阿伟死了的十八年。

虽然周远不知道应怀宽到底是什么人,但坐在周远身后的那些老家伙则是一个个都瞪圆着眼睛。

这个世界很大,奇人也很多,五花八门的术更是多的离谱。

但此时应怀宽展现出来的术完全是另一种东西。

即便在邪修遍地走的十万巫山,‘蛊’这种术仍旧极为禁忌。

然而这个世界往往就是这样,越是禁忌的危险的,就越是能吸引人的占有欲。

好比话小太阳被蘑菇蛋炸过,但他们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对核能的开发。

小肥皂被阿道夫清洗过,但搞起种族灭绝来也是一点不手软。

所以,即便许多年前,十万巫山这里的人曾经被一帮用‘蛊’的家伙清洗过,现在还是有很多人坐不住了。

他们当中有人把电话打到了周远的办公桌前,许诺只要能抓活口,他们愿意亲自为周远洗筋伐髓接引其进入奇人界。

要是放在几百年前,这种许诺完全可以称之为仙缘。

凡人无法拒绝仙缘,周远是凡人,所以周远无法拒绝仙缘。

但是可惜,同样的三段论并不只有一个。

凡人很难杀死奇人,周远是凡人而应怀宽是奇人,所以周远很难杀死应怀宽。

不过对于周远这种无法无天的凡人来说,有些事的可能性哪怕只有百分之一他们都会赌上性命。

他们不是傻,只是有着一种没由来的自信,以及漠视一切的猖狂。

很显然,周远,就是这其中的佼佼者。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焦急,因为他没有听见周远肯定的答复。

而这边的周远则是拉开了抽屉,拿出了一把手枪。

“我手上有把寂灭者,专门用来对付奇人的。我知道你们这帮家伙的心思,鱼饵也很诱人,但问题是我不认为自己是条鱼。

所以等下我出去,把子弹清空,他如果能被我活捉,我们继续我们的交易。

如果他死了或者我死了,那就是我周远没有这个命。”

他说完就站起了身子,没有去挂电话,也没有穿自己的西装外套。

甚至都没有动手去系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他放荡的像是个在酒吧不停和美女碰杯的小开。

可同时他身上那种不顾一切目空一切的杀意让人心寒。

应怀宽并不知道还有这种勇士,敢于正面刚他。

他该怎么说?刚坦克这件事,无论坦克是比喻还是实际意义更无论这辆坦克是公是母都很惊人。

不过永远都不要怀疑一辆坦克的战斗效率,很快这一层厂房就被应怀宽清理干净了。

血腥味浓得让喉咙里头都有些干涩,可应怀宽不为所动。

甚至可以说是习以为常。

练蛊,不单单是掌握了‘气’就可以的,‘蛊’的成长充满了各种血腥的步骤和仪式。

其中必不可少的一步就是喂养血食,杀生放血这种事,应怀宽会走的时候就会做了。

厂房的大门外许久没有成建制的民兵冲进来,应怀宽站起了身子,松动了两下筋骨。

他这副身躯很久没有操劳,此时全心全意的操控着五个蛊人在这里也消耗了不少‘气’。

以至于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多少余力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他的五头蛊虫都在屠杀中吸食了足够多的血气。

眼下的实力大概回来了八成,勉勉强强算是九品‘蛊’。

在这一点上,蛊修就是一种极为不讲道理的存在。

你永远都不知道一个蛊修身上会有多少同品级的蛊,虽然都是邪修。

但比起阴尸这一类的又好上不少,因为蛊并不需要分出心神去操控。

这就好像战场上的机器人有没有装备AI的区别,装备了的AI的机器人,你只需要下达一个指令就可以。

而没有装备AI的机器人,那就需要你自己亲自去踩油门打方向了。

可即便如此,他的五头蛊虫都刚刚才苏醒,一场屠杀下来实在是乏了。

所以当周远手持着寂灭者站在应怀宽面前的时候,应怀宽甚至没有站起来。

他不是没有认出来这个家伙手里的武器是专门针对奇人的,也不是不知道被这东西来上一发他会死。

而是实在累了,生在这个倒霉的世界里头,被人当成怪物锁了十八年。

换谁都会觉得疲惫到极点,周远原本瞄准的眼睛突然松了眼神。

“喂,怎么不继续动手了?你总不会放过我吧?”

“你踏进来的时候已经被寄生了,再多动一下就会死。”

小说《开局缅北:只会练蛊的我害怕被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

桂ICP备20230116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