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光影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现代言情 > 阅读全集镂光落影

阅读全集镂光落影

漫雪失忆著

现代言情连载中

《镂光落影》是作者“漫雪失忆”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沈逾白薇薇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古城里的大街小巷流传出人尽皆知的绯闻,城里长大的娇小姐回村是为了嫁给那个一心只搞皮影的沈逾。白薇薇也没想到,回乡完成爷爷遗愿,遗愿的清单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让她嫁给沈逾。重点是她想要嫁给沈逾,就得使出装疯卖傻、软磨硬泡、恬不知耻的伎俩将他收入囊中,即便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落下一个不太聪明的名声。陶然:听说,有人在渡口看见一个女孩和一只狗抢丝巾戴。刘川乌:嗯,那人是逾哥的绯闻女友。陶然:白薇薇?那个神龙见头不见尾的绯闻女友白薇薇,居然和狗抢丝巾?刘川乌:你小子可能当不成表妹夫了。白薇薇:???...

主角:沈逾白薇薇更新:2023-12-21 22:56:36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现代言情《镂光落影》,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逾白薇薇,作者“漫雪失忆”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沈逾从抽屉里拿出肉干喂给端午和元宵,宠溺地摸了摸它俩的头:“你们俩怎么出来了?”元宵大口大口地吃着肉干,端午像是听懂了沈逾的话似的,用嘴轻轻咬住他的衣角,往外拉扯,随后,又朝沈逾叫唤两声。“好,我知道,晚点送你们回去。”沈逾也似乎能明白端午的意思,又拿出几根肉干喂它们母子,一边摸头一边玩味地调侃,“...

《镂光落影第4章 出门即江湖啊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林女士最近可能真的忙,自从那天通话后就没了音讯,因为白薇薇住在老宅,老宅也只能暂停挂牌售卖, 没了中介随时随地带客户看房,白薇薇的生活总算可以开始进入正轨。

早晨沐浴第一道日光,在院子里铺上瑜伽垫,跟随轻柔的音乐练瑜伽,练完瑜伽,又泡美容茶,看书, 白薇薇的回乡生活惬意又滋润,皮肤也滋润白皙许多, 广大网友没有骗人,辞职就是最好的医美。

端午和元宵两母子出门撒欢儿,白薇薇继续在家享受生活。

俩傻狗熟悉地绕了几条巷子来到笔向街,径直跑进店里,寻着气味儿穿过屏风找到沈逾。

傻狗见沈逾专注在制作皮影人物,竟也乖巧地坐在跟前,用期盼的小眼神盯着他,伸长舌头发出憨憨的声音。

左侧雕花窗户半掩,一束光洒进书房半明半昧,沈逾侧脸的轮廓在黑影笼罩下变得朦胧,手里的刻刀熟练地在画稿上雕刻,一秒也不曾移开视线,元宵等的有些累了,趴在端午旁边睡着,端午便朝着沈逾的方向壮着胆“汪”了几声。

沈逾听见狗叫声才缓缓抬头,见端午母子来了,嘴角微微勾起弧度,朝它招手,语气温和地喊了一声:“过来。”

端午立刻起身谄媚地摇尾巴,朝沈逾跑去,还不忘用头碰了碰元宵,唤醒那个不争气的儿子。

沈逾从抽屉里拿出肉干喂给端午和元宵,宠溺地摸了摸它俩的头:“你们俩怎么出来了?”

元宵大口大口地吃着肉干,端午像是听懂了沈逾的话似的,用嘴轻轻咬住他的衣角,往外拉扯,随后,又朝沈逾叫唤两声。

“好,我知道,晚点送你们回去。”沈逾也似乎能明白端午的意思,又拿出几根肉干喂它们母子,一边摸头一边玩味地调侃,“白眼狗啊,蹭吃蹭喝还不打算跟我过?”

……

两条傻狗出去撒欢儿到晚上九点也不见影子,白薇薇看完一本书,反复听了歌,练了瑜伽,已经无聊到在院子里数木雕窗上有几只朵小花了。

实在是太过无聊,她决定去古城里闲逛,走到笔巷街时,尽头有人家搭了棚子,棚子上挂了白布,像是有人去世。

本想尽快离开那个巷子,然而,她却被笔向街当街的一家手作店时吸引。

门店像是重新装修过,墙上的斑驳已然不见,就连从前的木雕门也被换成了落地窗,却也保持着古朴韵味,好似是商家为了让路人一眼望到色彩斑斓的皮影人物被吸引而改,然而,唯一不变的是手作店那块历经风霜的“沈记”木招牌。

周围商铺生意兴隆,手作店对面是一家酒吧,生意火红,有人弹吉他,三三两两的游客围成一桌,只有那家手作店,偶尔有几人新奇照相,便匆匆离开。

白薇薇踌躇在店铺门前,脑子里浮现出爷爷带她去一家皮影手作店的回忆,当时自己年纪小因为烂牙,爷爷不给买糖吃,她就与爷爷怄气,手作没做完就撒气跑回老宅,是爷爷在那家手作店买了一盏皮影台灯才哄好的。

至今,那一盏台灯还在老宅放着。

后来,白薇薇工作后,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一个手作UP,对他上传制作皮影的视频很感兴趣,曾经留言帮同事买了孙悟空和猪八戒的皮影送给孩子。

出于好奇,白薇薇推门而入,门上挂着的铃铛响了,肆意躺在落地窗桌上睡觉的橘猫,抬头看了一眼她,并未受到惊吓,反而还换了个无视的姿势蜷进身体里继续睡。

店铺里灯光明亮,藏在偌大屏风后面的那道轮廓清俊的影子,虽看不清他的表情与神态,但脖颈线条流畅,鼻梁高挺,棱角分明,尤为耀眼。

白薇薇作为常年在新媒体公司插科打诨的运营,周边不缺俊男美女,自诩有一双对美感极为敏锐,刁钻的眼睛,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身影应该长得不赖,大概也能得七八分。

“有喜欢的,按售价扫码付款就行,若要制作皮影,可明日来。”屏风后的声音淡淡的,尾音低醇,磁性悦耳,又有几分随意感。

白薇薇顺着声音的方向,不经意间往里瞧了一眼,便也只是淡淡应了声儿:“好。”

店里被屏风分为两个区域,屏风后面是手作雕刻创作区域,前面是皮影展示售卖区域,皮影人物有框好挂墙上的,也有拿手里把玩儿的,各式各样,唯一,让白薇薇疑惑的是,为何没有皮影台灯?

几个男子围在酒吧门前抽烟,烟圈隐匿在黑夜里,打趣聊着什么,笑地很大声。

白薇薇听见声音,回头瞧了一眼,又很快挪开视线,继续欣赏皮影手作品,拿出手机想要记录一番,抬头看向屏风内的人,礼貌问道:“请问,可以拍照吗?”

屏风男子低头专注雕刻,连头也未抬地应了一声:“当然,你随意。”

对面酒吧一个寸头男子目光投向对面的手作店,正巧也看见在店里拍照记录的白薇薇,他手里的烟头还有火星子,竟被用力掐灭,深邃眼眸里泛着血色,如猛兽般失去理智。

白薇薇全神贯注在皮影上,突地感觉背后一阵阴冷,随着手作门上响起的铃铛声,转身看去时,那个寸头男子已然用阴戾冰如薄刃的目光注视着她。

头发是寸头,穿得花里胡哨的,白薇薇并没有认出他是谁,只觉眼前这个人来者不善。

“好巧啊,”寸头周身气场阴沉骇人,直勾勾地盯着白薇薇,“又见面了。”

是那个中介!

一句“又见面”才让白薇薇如梦初醒,他理了寸头,眼神恶狠狠,差一点没认出来。

白薇薇察觉出他情绪不对,又隐约闻到他身上浓浓呛鼻的烟酒味,意识到危险,往后退了两步。

寸头眼底稍纵即逝过一道凛然的不悦:“房子住的踏实吗?”

白薇薇与他对视,眼神里多是防备,双手垂于身侧,攥紧拳头:“与你无关吧。”

寸头嘴角微微扯了扯,往白薇薇逼近走了一步,见她紧张地皱起眉头,故意释放出骇人的信号说:“你信不信,我能让你踏实不了?”

随着他的闯入,身后跟着他的几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人也走进了手作店,纷纷起哄道:“哥,你这是瞧妞儿长得不错,细皮嫩肉的想和她耍朋友吧?正好,也算了了婶子想儿媳妇的心愿,可你这么凶会吓坏她的!”

不明缘由的小弟起哄,提了中介母亲,霎时他脸色铁青,双鬓的青筋暴起: “闭嘴!”

他突然情绪失控地大声呵斥,几人撇嘴嘟囔,但还是乖乖待在后面,静静待着不敢再戏谑半句。

“说起我妈,这账还真得跟你好好算,”寸头眼里布满血丝,瞪了一眼白薇薇,随后,像提小鸡崽子一般将她拖拽出手作店,指着那个白布棚子咬牙切齿,好似恨不得当场将白薇薇撕碎,“看见了吗?人死了,都是因为你才死的!”

“你是因为丢了客户,拿我撒气儿是吧?”白薇薇挣脱他的束缚,可不会被他给唬住,谁家亲人去世了还穿的这般花里胡哨。

可他若是真要把失去客户这事儿算在白薇薇的头上,她还是得以躲不过既面对的心态,与他挑明立场:“还有,那宅子我从未说过不卖,是你的客户不愿买,与我何干?”

“与你何干?要不是因为你,我会没了工作,失去那一单提成?” 寸头眼神凌厉地看向白薇薇,他的眼神里迸射出的威慑力,瞬间让孤立无援的她头皮发麻。

“凭什么?是她自己不愿买的!”

尽管他动怒的样子已经把白薇薇吓着了,她也想做一个识时务的人,可骨子里就对这种恶势力厌恶至极,不愿妥协。

她没曾想,就算他生气没签成合同,也不至于这么动怒吧。

这个男人真是心眼小到比针缝还小。

“再说了,我家的房子卖或不卖也是我们的自由,你没了工作和提成是你的问题。”

嘴上不饶人,白薇薇其实心里对于已然暴怒的激怒中介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也没谱,试图朝店里屏风的方向看去,恐惧的黑眸里,想要看向屏风内男释放求救信号,却发现屏风内的那个人已然不见人影,心凉了半截。

看来,店主不愿意惹事儿,选择避而远之。

寸头听到白薇薇极力撇清的言辞,双目充血异常变得狠戾吓人,逐渐逼近她,一字一句顿道:“你再说一遍!”

小说《镂光落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

桂ICP备2023011636号-2